欢迎来到北京新时代网!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拜谒燕伋墓

拜谒燕伋墓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03日 来源:北京新时代网





121.jpg


文 | 杨江海


在千水之南,距离燕家山二三公里,有一处有着2500多年历史的坟茔。坟地松柏苍翠,绿草如茵,时常有人前来朝拜。这里,便是一代先贤燕伋的墓庐。


燕伋,字思,公元前541年,生于今千阳县水沟镇水沟村燕家山。燕家是一个家道殷实、知书达礼之旺族。燕伋自幼聪颖,胸怀大志。22岁那年,他遵父遗命,负笈千里,克服重重困难赴鲁国,拜孔子为师。在鲁期间,他与南宫敬叔、仲由诸贤,随从孔子适周问礼,拜见老子,弘仁道,行礼教,度过了5年愉快的游学和生活时光,于27岁返回故里。他与妻子相敬相爱,29岁生子策,34岁生子笃,过着耕读传家的田园生活。


122.jpg


35岁,正是人生风华正茂的美好年代。燕伋又离妻别子,二次赴鲁,随老师瞻仰鲁桓公庙,游遍齐鲁大地,社会阅历更加丰富,深受恩师赏识,成为孔子七十二贤之一。5年后,他再次返乡,扎根渔阳,收徒传道授业18载,开启了西秦大地文化教育之先河。公元前484年,孔子的儿子孔鲤去世,年近花甲的燕伋三赴鲁国,前往吊唁,在鲁国停留4年。恩师去世,又为孔子守孝3年,燕伋至诚尊师的毅力和精神无人能及。


一生奔波、鞠躬尽瘁的燕伋,终因身心疲惫,百病缠身,离开了鲁国。返回故里一年多,于公元前476年去世,享年66岁,葬于今千阳县水沟镇水沟村。燕伋逝世后,后人缅怀,朝廷加封。唐封他为渔阳伯,宋封他为千源侯,明尊称他为先贤燕子,陪祀孔庙。


121.jpg


南山孕育了先贤,先贤成就了燕家山。燕伋逝世后,安葬于古鲁家村。从此,蕞尔之千阳,驰名西秦。历朝历代的达官贵人路过此地,必拜燕夫子,行礼仪,表心迹;文武大臣忘不了朝拜燕夫子,鼓舞士气,增强斗志;丝绸之路上的商贾们,祭奠燕夫子,图个大吉大利;秀才、状元郎也要拜谒一番,领悟先贤的教诲,传承夫子的文脉。真可谓,千出燕公,人文肇启;泉壤生香,河岳增色。


史载:自明代,学宪、按台等官员途经千阳,必备丰厚的祭品,亲祀燕公墓。当时的墓园占地2亩,冢高5尺,周边有围墙,内有石碑、石柱。专为祭祀孔庙圣贤设置的奉祀生,世袭传承,沐浴皇恩。络绎不绝的祭祀队伍,生生不灭的朝谒之礼,“迨明末,土人苦于应酬,暮夜埋其碑碣。”墓碑上记载了什么?不得而知,也无处可查。


121.jpg


康熙年间,王查天下名贤时,了解到这里有先贤燕伋之墓,遂复兴祭祀。乾隆二年(1736)九月,燕伋七十代孙燕起英、七十一代元孙燕溢清立碑于燕公祖坟,诚请千阳籍退休官员、原延安府甘泉县儒学训导代行甘泉保安县事吴荫荣、南英甫撰文,岁进士吏部候选训导张仪仲用篆书题写碑额,陇州正堂署县事郑大伦、千阳县知县董彬等鼎力相助,倾注了乡党达人和地方官员的崇敬之情。碑记中,介绍了燕伋生平,陈述了千阳县编著《三贤集》,谱写“三贤曲”、文武官员鉴赏表彰燕公等历史故事。碑记中还写道,燕公“其志不退,从游于风尘雨雪间,木铎道路为千秋,开长夜万世砥中流。其识力,岂居诸贤下耶!”这也是燕伋墓地至今保存最早的墓碑。


关于这段历史,《续修陕西通志稿》也有记载:“道光十九年,奉藩宪杨扎修陵墓园围墙。诣茔查勘故址,周围三十丈,冢高五尺;坟后墙外地六分,上首乃燕姓祖茔;中有空地六分,卖与李姓;左墙外空地六分,当与李姓。时知县罗曰璧捐廉赎回失去墓地,照依墙基,修筑完好,栽花植树,交奉祀生燕定鼎照管,文存县案,以备稽查。”


道光二十一年(1841),阳春三月,清明节前,燕公后裔七十六代孙燕顺、七十七代孙燕定鼎,为燕公先祖树起了“周先贤燕子墓碑”,由时任知县罗曰璧撰写碑文。罗知县是千阳历史上德才兼备、品绩俱佳的父母官,他撰写的碑文别具一格,尽显溢美之词。“圣人因运崛起,贤人不择地生”,这里人杰地灵;“千隶凤郡,疆域仅足百里”,这里钟灵毓秀;“由周以至春秋,早有登洙泗之士,亲百官之富,见宗庙之美”,这里人文荟萃;“其志高,其识卓,其德宏,以深居乡,不囿于乡偕俗,独拔于俗”,这里有先贤燕夫子。“为尽性致命计,则勤学;为修己治人计,则嗜学;为守先待后计,尤必择所”,这就是燕伋精神实质之所在。“三至鲁而亲吊奠”“怀师恩深,筑台眺望”“设教传徒”,是燕伋尊师重道行为的最好体现。“维世道,正人心,其绩不诚伟哉!”


121.jpg


还是在这一年,清明节当天。奉祀生、耳孙燕定鼎,请罗曰璧知县敬题“周先贤燕子墓”六个大字,为先祖立起一通单面碑。目前,燕伋墓地有三通石碑出自清代,最早的也已280多年。历经风雨,饱受沧桑,这些石碑,或残缺不全,或字迹模糊,还是给后人们留下了值得回味的过去,留下了对一代先贤的念想。


上世纪九十年代,文化迎来再次辉煌的时期。伴随着文化热的兴起,传统文化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和重视。1999年春,燕伋故里——水沟镇党委、政府列议事日程,集全镇之力,修缮燕伋墓地,对清代墓碑重点保护,又增立了两通石碑。由时任县长岳春辉题写的“圣门先贤燕伋墓”石碑矗立于燕公墓前,碑阴有“重修燕伋墓碑记”;由时任县委书记陈靖劳题写的“周先贤燕伋故里”石碑树立在水沟镇街道,供游人赡仰祭拜。


十年后,即2009年农历三月十五,又是一个清明节。燕公第八十代孙燕来存携子孙敬立“先祖燕公墓”石碑,碑阴镌刻“燕伋后裔考述”。考述中记载,燕伋第七十八代孙为燕碎娃,同辈还有燕润娃、燕金娃、燕和;第七十九代孙为燕姐姐、燕喜奎;第八十代孙为燕来存,其子孙现居住在水沟镇裕华村。


121.jpg


清风有意难留我,明月无心自照人。先贤燕伋,担当大义;历尽忧患,孤心独抱;一生寻梦,卓绝奋斗,开创出“尊师重教”的雄健气象。哪怕饥寒交迫,哪怕危机四伏,都不曾改变。他相信历史终将回望,也相信那数千年回望里,定能看见这未绝的薪火。


追思先贤,启佑后人。这块墓地不仅仅是墓地,不仅仅是遗址,他是燕伋留给后世强大的精神财富。站在这块墓地里,我虔诚地向这位伟大的先贤鞠躬、致敬!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