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北京新时代网!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 > 我与梅花有夙缘——诗将军、抗战名将钟毅与清潭和八万山的不解之缘

我与梅花有夙缘——诗将军、抗战名将钟毅与清潭和八万山的不解之缘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29日 来源:北京新时代网

  钟毅(原名钟必规),号天任,广西省扶南县长沙村(现广西扶绥县扶南乡长沙村)人,生于1901年9月24日。


  其父钟曦堂(钟冥)考中光绪甲辰科秀才,成为钟家历代考取功名第一人;其母金氏,务农。钟毅有胞弟二:钟纪(国民党军长)、钟协(国民党扶南县县长);有胞妹三:壬坤、丽坤、薇坤。兄弟姐妹都能进入较高的学校读书,可算是书香门第。


  1917年夏季,钟毅小学毕业,正好广西省立第三师范学校招生,他便前往应考。当年这所师范学校是广西培训师资的最高学府,录取学生除免交学费外,还供给膳食、服装和书籍等,以鼓励学生学习。但这所学校每年仅招收新生一班,名额50人。因此每逢考期,莘莘学子成千上万齐聚邕城应试,没有真才实学的人是难被以录取的。而钟毅应考,一举名列第三,被誉为“扶南才子”。


  1921年春,钟毅取道钦廉回到故乡长沙村,写了一幅对联自勉: “矢志澄中原闻鸡起舞; 雄心造时势匹马纵横。” 室内题诗一首: “男儿仗剑出乡关, 不斩楼兰誓不还。 太息中原长板荡, 要将只手挽河山。” 诗言志,他在诗中表达了自己以天下为己任的雄心壮志。



1.jpg


钟氏满门英才辈出,其弟钟纪曾任徐州绥靖公署第七军军长,

图为钟纪与蒋介石合影。



  1924年1月,韶关讲武堂毕业生李明瑞,已在黄绍竑部任上校团长,过去曾与钟毅交谊甚笃,即函邀钟出来相助,钟毅应邀受任为上尉连长,旋即开赴柳州、桂林。扫荡陆荣廷、谭浩明残部的战事结束后,钟以战功晋升少校营长。 1926年7月,国共两党合作后誓师北伐,两广同时发兵参与北伐战争,广西编成北伐第七军,李宗仁任军长,钟毅编入战斗序列。不到半年,北伐军势如破竹,攻克了长沙、武汉,继而东下,增援江西方面友军,夹攻北方军阀孙传芳部。第七军在长江南岸安马回岭之役,迫使敌军溃退,赢得了北伐史上著名的“德安大捷”。广西第七军被誉为“钢军”,钟毅由营长晋升为第七军第二旅第三团上校团长。


  1936年12月12日,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发生,钟毅积极拥护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团结抗日。翌年8月中国人民全面抗战开始。广西成立第三十一军,钟毅派任一三八师四一四旅少将旅长,11月北上抗日,防守津浦路段。 1938年春,固守明光、凤阳的第三十一军遭日寇袭击,四一四旅首当其冲,激战数日,因装备悬殊,无法抵御敌人优势火力,奉命转进淮河沿岸。在撤退中,钟毅目击沿途民众四散逃难,感慨万千,即赋诗两首以明志: “半夜班师天地昏,中原到处哭声闻; 料应卷土又重来,一战唤回故乡魂。” “四境纷传撤退忙,倭夷横海渡长江; 临淮关上思歼敌,剑气升腾月满窗。”



2.jpg


  1938年夏,台儿庄战役胜利结束,部队转进鄂东,保卫武汉。10月,部队开到浠水,钟毅晋升为一七三师中将师长。


  武汉放弃后,一七三师退守襄樊张家湾地区,保卫第五战区长官司令部所在地老河口。 


  1939年,日寇疯狂进犯鄂北,由鄂北公路沿随县、枣阳疾进,一七三师奉命固守该地区,设阵地与敌人鏖战,在唐县镇尚书店往返冲杀,日寇伤亡惨重,溃退武汉。这次战役,由于钟毅指挥得力,并能身先士卒,战役结束后,曾荣获军事委员会颁予陆海空军甲等奖状,一七三师到樊城的张湾休整。 


  当年12月,钟毅奉命冬季出击,扫安陆、钟祥日寇据点,任务完成后,回师随县环潭,途经平林店。传闻平林店是汉光武帝刘秀中兴之地,钟毅即登观览,不胜感慨,希望早日荡平日寇,还我河山,以“平林怀古”为题,赋诗一首: “汉家火德未全衰,崛起平林旷代才; 观斗山前将星合,朝王庙上霸图开。 千秋帝业留陈迹,万里风云动壮怀; 放眼乾坤纷忧日,登临我亦铁衣来。” (诗中平林、观斗山、朝王庙均为枣南清潭、平林一带地名)



钟毅平林怀古.jpg


钟毅:《平林怀古》: 

汉家火德未全衰,崛起平林旷代才;

 观斗山前将星合,朝王庙上霸图开。 

千秋帝业留陈迹,万里风云动壮怀;

放眼乾坤纷忧日,登临我亦铁衣来。




钟毅八万山折梅.jpg


钟毅:《八万山折梅》: 

深隐山中不计年,孤芳自赏最婵娟;

 折来曼妙春迎握,我与梅花有夙缘。



  部队回到随县环潭,师部驻乔家寨,各团分别防守随、枣沿线。1940年4月间,日寇再次进犯鄂北第五战区防线,集中六七个师团兵力,配备大量装甲车、大炮,并以空军配合,发动第二次随县、枣阳战役,妄图打击第五战区抗日武装力量。


  当时由第十一集团军黄琪翔指挥的第八十四军所辖一七三师(师长钟毅)、一七四师(师长张光玮)和一八九师(师长凌压西),固守随县、枣阳正面,由于敌我悬殊,张、凌两师奉命向豫南撤退,一七三师负责掩护,钟毅指挥将士与敌周旋,抄袭敌军交通,艰苦奋战。 


  5月6日,日寇联合兵种在唐县镇一线集结,向一七三师猛扑,一七三师孤军无援,损失惨重,钟毅只好率领剩下将士,且战且退。5月8日晨,到达河南边境唐河县苍台镇唐河东岸时,复遭敌寇大部队四面包围。此时,钟毅身边只剩手枪排卫士数人,犹反复与日寇肉搏几小时,最后弹尽援绝,全师伤亡殆尽。 钟毅右胸中弹重伤,当他生命垂危之际,即将作战资料、信件、诗作、日记本及印章等物包裹好,埋在附近芦苇丛中,然后仰天长啸,高喊:“中华民族奋起呀!抗日必胜,建国必成!”终于杀身成仁,尽忠殉国……


  1941年2月,由国民政府重新易棺固封,将钟毅遗体运抵桂林,葬于桂林尧山之阳抗战阵亡将士公墓,国民政府和各地军政府机关为他举行了公祭,白崇禧宣读祭文。中共中央和八路军领导人朱德、王稼祥、谭政、肖劲光、王若飞等出席了大会。同年,国民政府还在钟毅将军的家乡——扶南县长沙村建办“天任中学”,在超山建造“天任亭”,以示永久纪念。




附:钟毅与史沫特莱的相知之情



1.jpg



1.jpg





史沫特莱为钟毅拍摄的戎装照



  曾经采访过毛泽东、朱德等共产党高级领袖的美国进步作家、记者史沫特莱在钟毅将军生前曾经深入采访了钟毅。


  1939年国民党的冬季攻势里,李宗仁将军建议史沫特莱女士到钟毅师长的部队里去采访。


    1939年11月底的一天,一艘小篷船顺襄河驶到了钟将军在樊城的驻地张家湾。小船靠岸后,一个身披连帽军大衣的外国女人,走下了船舱。她就是美国著名记者史沫特莱。这次她是经一些进步文人的介绍专程来采访钟师长的。


  钟师长的指挥部里燃起了炭火,将军和记者相对侃侃而谈。初次会见,史沫特莱女士这样描写:


  “在桌上靠近闪动淌泪的蜡烛旁边翻放着一顶军帽。暗淡的烛光下我见到一个身穿卡基军服的人,端正笔直,岿然不动的站在那里,脸朝着我,一双黑眼睛在打量着我。中等身材,看来年轻,后来我知道他的年龄是三十九岁。她的面孔与其说英俊不如说清秀。说话富有感情,语音柔和深沉,含蓄机智,这种声调我很熟悉,我几乎和具有这种气质的人总是能交上朋友。”……


  在钟毅牺牲后,史沫特莱特意去钟毅的故乡,到钟毅的墓前看望。她写道:“这年秋天,我到了钟毅的故乡广西省,见到了他的兄弟并且谈了话。之后,我走到桂林城外的山上,独自站在他的墓前。


    他走过中国大地,横扫江汉平原的面孔,士兵们在他身后起步正步跑步卧倒滚爬的身影,唱着歌向前进的人民子弟兵,在那遥远的地方悄悄传来钟毅的声音在说:“我们有我们自己的信念,请告诉你们美国同胞啊!”


    史沫特莱也许并不愿意在自己的书中把自己的感情毫无保留的展示给读者,也许她认为这是她的个人隐私。然而,钟毅是中国民族解放运动中的优秀分子,当她要真实地向世界介绍中国的抗战史的时候必然的要提到他。也许她本意只是希望钟毅能够在她的书中永生,而将自己隐藏在钟毅的身后。可是生活是互相的,相关的,在她的笔触稍不经意间,在描写钟毅的文字中,就流露出来关于她自己的情感。她写道:“镜花水月并不真实,唯有我的回忆是真实的,我的回忆和手中戒指,以及他风云驰骋沙场,是历史的真实记录。”


    这句话,仿佛是她对钟毅的爱的表白,她仿佛不经意,又仿佛有意间把自己对钟毅的感情流露了出来,也许,她希望自己的这段隐隐约约的感情,也能够在自己的书中,同钟毅将军一起,得到永恒。


    在文章最后,她以钟毅的话结尾:“我离开中国的决定结束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章。回顾过去,很难满足。我自知犯过许多错误屈指难数,我尽力做了一点有益的事。至于未来,我照旧还有一件大事要做,这就是把中国的真相,中国人民如何英勇战斗仍在战斗不息的真实情况告诉我们美国同胞。“告诉你们美国同胞,请告诉你们美国同胞”,钟毅的话我永远记得。我曾经发誓尽力而为的……”


    钟毅的话,让史沫特莱永生难忘。这段充满感情的话让史沫特莱更加努力的投入到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中去。他们的那段深深的感情,也正在随着中国人们解放事业的脚步,升华,升华……


  相关链接:http://www.bjxsdw.com/2018-03-29/337.html

  (桂林抗日英烈:魂归桂林的抗战烈士钟毅将军)

  (文:屠家广)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