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北京新时代网!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华英才 > 名记|一位老记者眼中的彭德怀习仲勋

名记|一位老记者眼中的彭德怀习仲勋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11日 来源:北京新时代网

  张光同志1947年在延安走上记者岗位,先后在新华社西北总分社、东北总分社、辽宁分社及总社文教组工作过8个年头。后来回到陕西,一辈子从事新闻工作,曾担任过陕西日报社党委书记兼总编辑、陕西省委委员、省政协常委等,至今还任陕西省新闻工作者协会名誉主席,是一位著名的老报人、高级记者,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在战火硝烟中走上新华社记者岗位


  张光本名叫王鹏飞,1929年11月出生在陕西省临潼县交口镇白杨树寨子村,他的祖父王俊宽是一位参加过同盟会的辛亥革命老人,父亲王志温则是一位1925年在北京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老革命、老红军。(后在地下工作中由于随国民军转战多省、环境恶劣两次失去组织联系,于1927年、1936年两次重新加入中国共产党)


  张光说,当年为了革命,自己的父亲改姓李,叔父改姓赵,他则改姓张。到了他的儿子这一辈,才改回姓王。1943年,张光的父亲王志温(改名李杜)在陕甘宁边区关中分区教导团工作。不久,13岁的张光也被我党地下工作者谈国帆接送到边区,在地委所在地马兰的边区第二师范上学。抗战胜利后,张光进入延安大学高中部学习。1946年春天,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6年12月,张光考入由范长江担任首任系主任的延安大学新闻系学习。张光回忆说,当时范长江、胡乔木、陆定一等名记者和领导同志,登台给新闻系学员授课。范长江对大家说,我们这个新闻系,是中国共产党创办的第一个大学新闻系,很难得,大家一定要珍惜,好好学习,首先要学一些新闻基本知识。他特别强调新闻的真实性原则,要求不说空话,反对“客里空”。要讲出人民群众心底对党对政府的需求。


  1947年3月,胡宗南率领的国民党军队进攻延安,党中央和毛主席决定暂时放弃延安。时任新华社总编辑的范长江带领一支新华社的精兵强将组成“四大队”,跟随党中央转战陕北,延大新闻系学生也转为前线工作队。


  1947年10月,不到18周岁的张光被提前分配到新华社西北总分社工作,成为一名记者。他先驻过延安记者站,采写过一个游击队长及边区劳动模范申长林支前的报道等,至今记忆深刻。1949年3月,张光担任了新华社西北总分社陕东支社(后改称大荔支社)社长,当时西北总分社和《群众日报》、西北广播电台是三块牌子、一套人马,他在负责支社工作的同时兼任了《群众日报》机动记者。 


  当时陕东支社共有记者5人、译电员1人,除了采访发稿,还办有油印的《新闻快报》(周刊),并办过一期两个月时间的新闻训练班,参训的共有20多人,结业后大部分同志成为地区和各县的通讯干事,两名同志留到支社工作,解放后还有三名学员被调到《群众日报》做记者。


  张光回忆说,那时候,他带着两枚手雷和采访本随军活动。一次他一个人外出采访时,在路上突然发现四五个国民党散兵迎面而来,他举起手雷高喊:“站住!干什么的?”“举起手来!”没想到那几个人一齐跪下求饶:“长官行行好,我们家穷,被抓壮丁当了兵。家里有老母亲哩,把我们放了吧!”张光说:“你们随我到俘虏营去,那里有饭吃,有衣穿,愿意回家开路条、发给路费,愿意留下来也可以。”过了一个多月,张光从一支正在歇息的部队旁边经过,突然有一个解放军战士站起来打招呼:“张记者,我就是你上次送到战俘营的兵,谢谢你了!”又一次,张光再次与国民党散兵游勇遭遇,他如法炮制,谁知他刚举起手雷,那几个人突然四散逃跑了。张光到韩城找到西北野战军供给部长方仲如,报经批准领了一支德国造手枪,并到地委办理了枪支登记证。张光说:“我在延安时期的记者证和那个持枪证,如今都作为革命文物,收藏在延安新闻纪念馆。”


1.jpg


  张光说,1949年5月,他奉命前往山西,迎接华北部队过黄河,并随部队于5月20日进城解放西安。一路上他报道了老百姓做军鞋、送公粮、抬担架支援前线的动人故事。其中一篇小通讯的题目叫做《一双军鞋》,讲述一个绣女在鞋帮子上绣上“打胜仗”几个字,并绣上自己名字的故事。几个月后,张光由大荔调回西安,作为新华社西北总分社机动记者组成员,参加和完成了西安市军管会成立和西北军政委员会成立等一些重要新闻的采访报道任务。说到这里,老先生从自己卧室抽屉里的一个盒子里,找出珍藏的《新华通讯社西北总分社记者证》让我看,告诉我说:“我至今保留着1950年初总分社颁发的这本记者证。可惜记者证上的照片在文革时被造反派查抄撕掉了。”


  1950年6月新华社陕西分社成立时,分社首任社长张帆希望张光到陕西分社工作,但兼任《群众日报》总编辑的西北总分社总编辑胡绩伟则安排张光到报社工作。张光服从了组织安排。


  张光在延安大学时就开始与刘志丹同志的女儿刘力贞谈恋爱。解放后刘力贞去了东北,到沈阳医科大学学习。1953年,张光调往新华社东北总分社工作,并于1954年“三八妇女节”与刘力贞结了婚。到2014年11月3日曾担任过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刘力贞因病去世,老两口相濡以沫走过了60年。


2.jpg


  张光刚到东北不久,时任中共中央东北局副书记的张秀山以及东北局组织部领导曾找张光征求意见,说打算调他去小丰满水电站或在沈阳的大企业任党委书记。张光经过认真考虑,说自己还是喜欢当记者,从事新闻工作。


  张光在东北总分社主要从事工业报道。他先后采写过通讯《传播在第一汽车厂工地的喜讯》《第一汽车制造厂工地巡礼》等重点稿件,采写过从辽宁大连到山东烟台开通航运的消息,并在鞍山、阜新煤矿下到矿井里做过采访。他写的多篇报道曾受到总社的表扬。1954年8月东北总分社撤销后,张光被分配到辽宁分社工作,继续从事工业报道。1956年他调到总社文教组,不久又去中央党校学习一年,学习结束后他离开了新华社,和妻子刘力贞一起调回陕西工作。


  难忘彭德怀、习仲勋等革命老前辈的教诲


  张光先生说,他在西北总分社工作时,彭德怀、习仲勋同志都是西北军政委员会(中共中央西北局)的领导。作为记者,自己有幸经常接触彭总和习老,许多故事至今难忘。


  西安刚解放,一次在体育场开大会,彭德怀会前来到会场,看到自己的画像也挂在主席台中间的幕墙上,他当即说:“这个人的像不能挂到这儿!”马上让人把自己的画像取了下来,只保留了毛主席和朱德总司令的画像。


  有一次,《群众日报》起草了一篇社论,其中有一句说“彭德怀同志和习仲勋同志是执行党的统战工作政策的模范”。张光拿着稿子去找领导审定,习仲勋同志拿笔把自己的名字圈掉了,又去让彭德怀同志审定,彭总说:“我算什么模范”,把自己的名字也圈掉了。报纸登出来的稿子没有他俩的名字。


  1948年在延安时,张光写过一篇《王德妥的转变》的人物特写,说的是延安一个名叫王德妥的村长工作认真、办事公道,但作风粗暴,还打过群众耳光。延安收复后整党,老百姓反映到县上,王德妥接受批评,转变作风的故事。时任西北局书记的习仲勋看后,在大会上讲话肯定了这篇报道,说:“我们就是要教育基层干部,学习和改进工作作风和工作方法,懂得权是人民给的,不能用来作威作福,学会以理服人,否则就脱离群众了。”


  张光说,习仲勋同志执行党的统战政策,非常谨慎稳妥。张治中先生解放后担任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他在会议上讲话讲到蒋介石时,习惯性地称“蒋先生”。报纸不敢登,去找习仲勋同志,习仲勋说“不要改,照发。”陕北农民吴满有曾是陕甘宁边区著名的劳动模范。我军撤出延安后,吴满有被蒋军俘去,被敌人威逼说了一些不好的话。解放后,吴满有被从南京接到西安,战前曾去吴满有家里采访过他的张光这时去看望吴满有,吴心事重重地什么话都不说,只是哭。习仲勋听说后指示淡化处理,“让他回去就是了。”吴满有回到家乡直到去世,没有受到过分追究。


  张光说:“我的婚事也得到过习老的关心和支持。”那是1953年,刘志丹的夫人同桂荣住在东北。她听到女儿刘力贞说自己与一个名叫张光的青年记者谈恋爱的事情后,为了对女儿的终身大事负责,专程从东北回到西安,向习仲勋打听张光这个年轻人怎么样。熟悉张光情况的习仲勋说:“张光嘛,好娃娃呀!”张光过了丈母娘这一关,并在组织关怀下从西安调往东北。


  “记者写稿子心里要想着读者”


  张光先生说,自己在新闻战线上工作了一辈子,起步是在战争年代,从新华社记者干起的。虽然自己在新华社工作了不到十年,但这是自己终生难忘的一段经历。


  他说,记者这个职业非常光荣,又非常艰苦,但确实非常锻炼人。记得在延安时,没有水笔,只好用蘸笔尖绑个棍棍写字,找个小瓶子放上颜料自己和墨水。记者都希望以后自己能够有个水笔,有一辆自行车。“现在的条件比之当年不知好过了多少倍!”张光说,那时下乡采访和农民睡一铺炕,打仗时还要背着行李经常跑路,非常苦。但我们有理想,有追求,有艰苦奋斗精神。深入基层,深入实际,接触面广,交往各方面的人及各种事物的正负面,能够增长知识,丰富见识,锻炼和提高自己的理论水平和实际才干。


  “记者写稿子心里要想着读者。当时我们写稿、办报走的是通俗化路线,稿子写好了,先念给老百姓听,念得顺口,听得顺耳,粗识字的人甚至文盲能够听懂、说好,才修改定稿发出去,登在报纸上。李季、金照、柯蓝等诗人、作家,当时都在我们报社(指1940年2月创刊的《边区群众报》,1948年1月更名为《群众日报》。当时该报与新华社西北总分社是一个单位),也用这种法子写稿。”


  张光说,上世纪50年代初期我在西北总分社时,不仅在陕西采访,还去过甘南和宁夏少数民族聚居区,采访过回民和藏族同胞,和同事们一起从事过民族报道。当年西北总分社的民族报道,受到过总社和西北局的表彰。


  精神矍铄的张光先生说,我现在快90岁了,从事新闻工作自开始到如今也已70年了,可以说,自己一辈子没有离开过新闻战线,干了一辈子新闻职业,一辈子热爱新闻工作。“最重要的起步阶段就在新华社,我永世难忘。我现在身体状况还可以,与当年的艰苦磨练和长期坚持锻炼都有关系。”张光先生乐呵呵地说:“回首我这一辈子,我无怨无悔!”


热门资讯